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慧眼摄郎/职业摄影师/胡同画家

身未动 心已远 (原名:捕风捉影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于雾都山城重庆,自由摄影师,现签约于新华社,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世界旅游摄影协会论坛民俗版高级顾问,藏地光影摄影指导老师。毕业于清华美院,从素描-色彩-设计积累沉淀了深厚的艺术功底,再到摄影,胶片-数码-黑白彩色扩印-电脑后期无一不去涉足并收获颇丰,足迹遍及祖国大地,原创各类文章及游记数十万字。拍摄对象上至国内外政要、明星大腕,下至平民百姓,中共中央宣传部97年给予表彰,新华社、央视、国内外媒体曾纷纷报道,平面设计、摄影作品多次走出国门,本人也是各大门户网站的千万名博。——这就是我,酷爱艺术的陆岩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搞不懂的孔子像  

2011-01-27 00:53:05|  分类: 【博主原创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】搞不懂的孔子像 - caidan58 - 摄影师陆岩的博客
 
 

【此处全部图片皆由本人原创﹐若要转载、引用或复制全部或部分内容,请注明从何处转载的链接网址。】

 
【原创】搞不懂的孔子像 - caidan58 - 摄影师陆岩的博客
 
【原创】搞不懂的孔子像 - caidan58 - 摄影师陆岩的博客
 
【原创】搞不懂的孔子像 - caidan58 - 摄影师陆岩的博客
  
【原创】搞不懂的孔子像 - caidan58 - 摄影师陆岩的博客
 
【原创】搞不懂的孔子像 - caidan58 - 摄影师陆岩的博客
 
【原创】搞不懂的孔子像 - caidan58 - 摄影师陆岩的博客
 
 
【文引用】坚决反对在天安门广场树立孔子像
 

孔子应该是一个十分怀旧的人,他在世的时候,他的一大愿望就是回到从前,那时的从前,指的是西周,在孔子看来,西周的一切,西周的“礼”,都是最好的,所谓“礼”,就是一种基于身份等级的秩序。
  孔子处于“诸子百家”时代,比较进取的有兵家,比较遁世的有道家,比较豁达的有墨家,讲究“兼爱非攻”,兼相爱交相利,等价交换,谁也不能强迫谁,等等;孔子只能算是一家,他的思想,在当时远不如他办的教育出色。
  孔子终究没能回到从前,却被后人搬到了未来。
  后人尊孔是出于后人需要,后人需要填补主流意识上的空白,孔子被选中了。后人独尊儒术,实际上,借独尊儒术强调身份等级固化,客观上看,儒术或叫儒教,对开疆拓土后的“教化”,对蛮荒地域的整固,还是有积极作用的。
  孔子不断地被后人的后人搬来搬去,最近一次搬动,就是近几年。
  后人的后人尊孔是出于后人的后人需要,后人的后人也需要填补主流意识上的空白,孔子又被选中了。在北京奥运会上,大量演员装扮成孔子弟子模样,击缶而歌;在世界各地,中国人开办了一批孔子学院;在传统电视媒体上,“论语心得”一度走红;在天安门广场的一侧,竖立起了孔子造像。
  当不够特别,都搞“来料加工”了,确实拿不出特别的东西,就借孔子击缶而歌;当不够自信,总是统考加标准答案,确实摆不出博大精深的样子,就统一叫孔子学院,为什么有些不能叫庄子学院呢,庄子对自然的态度与当代一些欧洲人是有共同语言的;当不够新潮,传统说教太枯燥,确实不吸引“眼球”,就借《论语》说事,《论语》中确有精彩的东西,但这些观点或结论,主要来自经验积累后的感悟,碎片状的,非系统的,缺乏丝丝入扣的逻辑推理,也缺乏拨开复杂乱象直击本质的思辨思维;当不够权威,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就事先毫无预兆立起了9.5米的孔子造像,什么规划,什么程序,什么统筹,什么听证,统统不需要,想怎么做就怎么做,够权威了。
  孔子造像激起的震荡,正以一种网络时代特有的方式波及开来,这是因为,造像所处的天安门广场是特殊的地方,是古老中国迈向现代中国的历史转折点,1919年,热血青年在这里举起了民主和科学的旗帜,很不凑巧,孔子在这里充当了反面教员。孔子是办教育出身的,只要教有所思,教有所用,他本人应该是乐见其成的。
  目前,孔子造像所激起的震荡正从网络走入坊间,余震没有休止迹象,对此,浮躁的人们确实应该静下心来,仔细琢磨这种余震下的震源问题。
  中国近些年,事实上已经成了“凯恩斯”的巨大试验场。凯恩斯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,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。即扩大政府开支,实行财政赤字。刺激经济。维持繁荣。要说这个“凯恩斯”,只是一种经济学流派,确切说,只是某些阶段管用的经济工具之一,它解决不了所有的经济问题,更解决不了由此而引发的各种社会问题,其中就有,主流意识上出现了空白的问题。
  有空白,就会有某种东西填进来。中国近些年,“凯恩斯”确实带来了经济增长,但这是不均衡的增长,社会贫富日趋分化,大量财富聚敛到少数人手中,这种情况发生,有人就会一如既往喜欢上孔子,喜欢他的“君君臣臣父父子子”,是的,官员永远是官员,专家永远是专家,先富永远是先富,穷人永远是穷人,尽管官员专家先富都是少数人,但这些少数人很清楚,如果多数人都像他们这般挥霍性的生活,中国资源肯定不够用的,于是,有意无意之间,再搬出孔子填补空白。
  毕竟,历史已经进入了网络时代。
  这尊老态龙钟的孔子造像,其实根本就不适合网络时代。多数人不愿意膜拜造像的激烈情绪,也通过网络宣泄了出来,并传播开来。问题还在于,人们的激烈情绪,并不是只针对两千多年前的孔子本人,至此,这事应该有个了结。
  看来,孔子注定是终极教员。他当了很久的正面教员,也当过民主与科学的反面教员,这次,再当一次法制的反面教员,他本人肯定会乐此不彼的。这次在天安门广场竖立造像,该走的法定规划审批程序走了没有?孔子可以现身说教一番,即使审批程序没有瑕疵,这个造像能不能永久性的放在天安门广场上,至少应该让所有的普通北京人表达意见吧?孔子因材施教的时间还是很充裕的,在2019年以前完成就行。
  孔子造像可以在天安门广场竖立一段时间,但不应该超过2019年,即“五四运动”一百周年。
  事实上,后人、以及后人的后人不断地把孔子搬来搬去,并没有征求过孔子本人的意见,作为一个十分怀旧的人,孔子本人肯定是不愿意被搬到将来的。今天的网络社会是一种平行社会,今天的人们已经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尊孔了,即遵照孔子本人的意愿,让他穿越时空,回到从前,尘封起来。

 

(人民网强国社区)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231)| 评论(1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